我拾了谁的手机

编辑:缩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22:39:32
编辑 锁定
《我拾了谁的手机》是澶州公子所写的短篇小说。
书    名
我拾了谁的手机
作    者
澶州公子
译    者
澶州公子
类    别
短篇小说

我拾了谁的手机《我拾了谁的手机》

编辑
作者:澶州公子
作品类型:短篇小说

我拾了谁的手机书籍简介:

编辑
看看再说

我拾了谁的手机文章截选

编辑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什么网络红写手澶州公子、什么同时写三部长篇连载的牛人呀都他娘的是扯淡,说到底我就是澶州市里一个电动三轮车出租司机,其他的都不重要,因为现如今只有在这个称呼上的我能挣钱填饱肚子。其实我根本就是一名俗人,甚至俗不可耐,小市民一个!这不吗,昨天我在网吧便拾到了一部手机,马上就想占为己有。
我之所以能把自己摇身成“网络作家”,是因为我有一部号称“奔腾586”的电脑,还有就是离我家街口不远的一个网吧,再加上除了上街拉客以外没日没夜地敲击破写字台上的破键盘,三者都必不可少,综合起来,就可以让我做些着三不着两的所谓“文学梦”。每天我睡得很早,夏天一般晚上十点、冬天约九点钟左右,我便会在某个知名刊物或名著的陪伴下进入梦乡。跑了一天三轮了吗,的确也很累;再者我早晨要醒得比较早,比如说今天,现在是早晨四点四十一分,我已经起床半个小时了,因为本人要敲字,继续当我的网络人物。不过我可没网线,你见过有几个开三轮的家里有网线呢?我们都是粗人,但算帐还不错,安上网线要交初装费不说,每月还得交几十块钱的使用费,开销不小的。澶州网吧林立,竞争激烈,每天上午八点至九点的时段,收费才每小时五毛,便宜!我在家写小说,按两天上传一次计算,一次最多二十分钟,再扫描一下好友的文章也不过一个小时,这样我每次才花五毛钱,一个月共计七块五,怎么样,大家说?我可是每月上传十万字呦,是不是又经济又实惠呢?小小的七块多钱就可以满足一个人天大的欲望,实在是爽呆了!酷毙了!VERYMACH美极了!我才不管自己将近四十的人,和一大帮小孩子们一起坐在网吧的皮椅子上是不是会招人笑话呢!我乐意,谁管得着?——
昨天,也是在八点左右,我照例步入网吧,上传我的长篇连载。这时候一般人很少,偌大的营业厅里,只有几个显示器放射着有害光线,其它的一律黑屏。我选择了一处靠边的位置,坐好、开机、输入会员密码、搜索文学网站,然后登陆、锁定我的空间、点击“长篇连载”、进入“添加新章节”,好,搞定了。我很感谢网络这块天地,他给了我——一名最普通的下层劳动人民一个展示自己的巨大空间,让我这个在家里也没有什么地位的人有了可以倾吐的地方,我能不好好利用吗?
下面开始进入了轻松的阅读,看到好的文章也写写评论啥的,把美好的剩余时光充实的度过。就在这时,我偶尔的一个斜视,忽然发现了旁边空着的座位上竟安静地趴着一部手机!
我立刻意识到这是某个粗心人不注意丢的东西,环顾四周,管理员在遥远的三十米开外,近处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很坦然地拿起了手机。
我想,反正一会儿我要交给网吧里的负责人,自己先欣赏一下有何妨。
这是一部相当高级的直板手机,外观华丽漂亮,键盘即使是在暗处也散发着幽幽的绿光,超大的屏幕,肯定具有手写功能,特别让我留意的是它竟然有前后两个摄像镜头。乖乖,这东西不错嘛,我欣赏了好一会儿,便按动了一个数字键,屏幕没响应,哦,关着机呢。我按住了开机键,两秒钟后,它的屏幕闪烁起来,一个美女头像映入眼帘:“你好,祝你今天愉快!”声音好大呀,愣是把我吓了一惊。妈妈的,零碎还真不少,屏幕开始工作后,美女不见了,007深邃的眼神直瞪着我好一会儿,随后福娃也来了,最终定格在那里。屏幕上“中国移动”下面有几个祝福语“今天我更漂亮了”,从此处可以判断这该是一名女士的通讯工具,因为没有哪个大男人会祝自己每天漂亮的,除非他是从事“鸭”行的。
我的一小时时间到了,站起身形,关机往大厅门口走。在路过吧台时,我没做丝毫停留,任凭心脏怦怦乱跳着,不敢去看任何一个工作人员的眼神,目不斜视地走出了网吧的大玻璃门。
直到回到家里,我的心还是难以平静。我知道自己起了俗人的贪心,但难以抵御手机的诱惑。我没有手机已经很多天了,自从我的手机丢了以后。当然自己相当渴望能再拥有一部适合把玩的这东西,是网吧里墙上贴着的警示语鼓励了我:“请您保管好自己的随身物品,如若不慎丢失概不负责。”网吧推卸责任的话语让我发现自己有机可乘,没人找他们的麻烦了,更不会有人找我,这部手机岂不就是白送给我的吗?
该到了出车的时候了,我还是坐在木头椅上发愣。女儿早上学去了,老婆躺在隔壁屋的床上又开始了哼哼,这女人干活累的得了腰椎间盘突出,一到阴天下雨就起不了床,更别说弯着腰去给人家打扫厂区、做清洁工了。每到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她同样当清洁工的妹妹替她值班,使她的每月五百块钱工资不至于受损失。
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再一次仔细观看。它的确漂亮极了,刚才在网吧里比较黑,看不太清,现在在明亮的光线下,手机显得更是迷人。它的外壳不只是有一种颜色,稍稍变换角度,它的色彩就会发生变化,牙白、牙黄、浅紫、霞红、紫红……奶奶的,它到底有多少种颜色呀?真他娘的是个好东西!看来它的价值不菲嘛,当作旧手机卖给别人至少也得一千多块!
转念一想,我为什么要卖给别人,自己用不是很好吗?谁规定开电动三轮的就不能使高档手机了?我他娘的就自己用,过瘾、过瘾、真过瘾!我把玩着精致华贵的手机,乐不可支,笑出了声。我就是一俗人嘛!千万别怪我——
老婆在屋里说了话:“笑什么呢?作家当过了?怎么还不出车?也正好,你扶着我去一下厕所,今天我这倒霉腰疼得要命。”
我听到老婆说话,赶紧把手机装回口袋里,几步走到屋内,搀扶着女人上茅房。看到了吧,不仅我俗,我家里人更俗,离不开拉屎撒尿。
工作完成,我又坐回椅子上,重新掏出手机欣赏。不错,真不错,我按动功能键,打开视频目录,好家伙,里面竟然存着好几部电影!还是新片。移到《色戒》的位置,启动播放,梁朝伟那颇富思想的头脸出现在屏幕上,真清楚——
不赖,如果有那么一天,我的小说被某个慧眼识珠的导演或出版社领导发现了,找我去北京上海的见他们,咱这手机也不会给我太掉价,也许他们的手机还没我的高级呢!牛,这个很牛,不是一般牛,是非常牛!
——哎,我是个作家呀,作家应该是道德品质相当高尚的人啊,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嘛!刚才我怎么不记得了?我不是还想出名吗,成为人人羡慕的知名作家吗?怎么忽然间对人家的一部手机产生了如此浓厚的兴趣呢?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媒体发现我曾经拾到过一部手机,竟然据为己有了,岂不成了莫大的丑闻吗?半生心血不就白费了吗?现在我应该先严格要求自己才对,不然道德品质出了问题,还能写出好小说来吗?而且因为这件事成了自己心头的负担,从此丧失了灵感和真善美的分辨能力,那还了得,白在世上走一遭呀!好家伙,差点因为受了小小的诱惑,使自己前功尽弃。
当时我真是这么想的,骗大家我就不是人!想到关键的时候我还出了半身冷汗呢。
老婆在屋里听到了手机的响声,问道:“你还看电视呀,都几点了,还不去出车?”
“哎,我马上走。”说罢,我走出屋门,身后又传来老婆的声音:“别忘了,买五块钱的鸡蛋回来,孩子想吃鸡蛋了。”
真是越贵越想吃什么,五块钱的鸡蛋才一斤多点,吃不了几口就没了。可话又说回来,她没想吃肉就算万幸了,如今市场上好点的猪肉十五元一斤,五块钱还真不够吃一口的。
到了我家的小院中,才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我刚拾到手机的时候它是关着的,可到现在我已经开机快一个小时了,怎么也不见有人打电话来寻找呢?这么好的东西主人应该很在意才对,一旦发现丢了不能不试着寻找吧?
我骑上我的电三轮准备把手机拿到网吧里去,交给网管,但一转念,决定放弃这个想法。网吧的墙上那块“如若不慎丢失概不负责”的警示牌让我心有芥蒂,一个推卸责任的老板不会有绝对负责任的员工,如果我交给他们,他们又不还给失主,岂不便宜了小人?我当即决定自己寻找丢手机的人。
我停住车,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搜寻里面存储的名单。第一个电话号码前面标着的名字是“爸爸”。好,这个是家里人,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我按动了发射键。
“因为专业,所以卓越。欢迎您致电卓越美容美发店……”对方还是自己设置的企业彩铃,带有强烈的广告色彩。
电话通了,我还没说话,对方已骂了起来:“你个不要脸的小骚货,还敢打电话来?!你以后找不到你那疼人的干爹了,背着我你俩竟然干出了那么不要脸的事,钻到一个被窝里去了,胆子不小啊。放心,现在我把他的王八蛋手机夺了,他不会给你回话了!你要是再敢过来找他,我撕烂你的嘴!”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