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追辑令

编辑:缩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20:53:2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大时代背景下的剧烈情感冲撞、人物命运在生与死之间的抉择、撕心裂肺的爱与恨、瞬息万变真假莫辨的情报战。
中文名
红色追辑令
对    象
剧烈情感冲
属    性
人物命运
对    应
万变真假莫辨

红色追辑令基本资料

编辑
于是,罗江和冯伯元想到一块儿去了。冯伯元被从枪口解救下来。他们怀疑整个何应农事件是个大阴谋。但是,所有这些都是猜测,无法证实。
冯伯元想要自由,想要带走梅姐。于是他提出一个大胆的交易:由他去清查到底出现什么纰漏。只有从军统这边入手,才可能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冯伯元尊重罗江这个对手,他知道这个动议只有罗江可能同意。因为罗江身上的好胜心太强烈了,军人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太强烈了。
罗江果然同意了冯伯元的交易,力排众议,冒险让冯伯元出去。冯伯元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了整个何应农事件确实是个阴谋。暗杀行动的核心计划竟然是从军统流出去的。这说明何应农带来的情报是个假情报,为了让共产党相信,军统不惜牺牲平西几十个特工的生命来演一场大戏,做一个大局。冯伯元不禁心灰意冷,意志崩溃。
冯伯元只想见到自己的弟弟,带着梅姐远走高飞。他已经没有意志,没有价值观,也没有理想。他是个疲惫的老兵。但是这时,他意外地得知,他的弟弟竟然是被罗江打死的。与此同时,梅姐也因为对他的失望,最终拒绝了他。
朱媛媛饰演梅姐
梅姐是平西人,认识冯伯元的时候她22岁。这是一段无数次重复着期望和失望的恋爱,直到冯伯元在母亲和弟弟来平西的前夜绝然离去,梅姐才彻底地绝望了。
44年初再次遭遇孙渡时,梅姐已成了一个万金油式的人物。几年来在动荡中度日,她早已学会了混迹,她暧昧在三教九流的人物之间,做些人套人的事、挣些事套事的钱;死乞白赖却又不屈不挠地活着,除了感动还真是不缺什么。
所以15年后冯伯元忽然出现在面前,并恳求要带走她时,梅姐调侃着就拒绝了。这个男人每次都说她对自己是最重要的,可每一次,在她背后都会有件更重要的事;分别15年了,再听到这样的话,她根本就不相信……
然而,梅姐还是无法逃脱地再次跟冯伯元捆到了一起,原因很无奈:她还爱着冯伯元。命运弄人,15年后齐家的两兄弟都在平西,却偏偏分站在国共两个对立的阵营;冯伯元还期望寻找弟弟的下落,他哪里知道:他的小弟正在想尽一切办法追捕他!兄弟相认就意味着兄弟相残,梅姐又何忍让他们走到这样的结局?
于是梅姐步入杀阵在两兄弟之间苦苦斡旋,但这显然要比买空卖空难多了,所以最后的局势不可阻挡地搅成了一锅粥。这个过程中,梅姐几次想跳出泥潭撒手不管,甚至一度跟冯伯元决断了勾连,准备和一个待她不错的小文官结婚;但当她发现冯伯元误认了一个假弟弟,并为此豁出命去跟公安局缠斗之后,便再也硬不起心肠了。
梅姐随后设了个局,终于让冯伯元证实孙渡才是他的弟弟。这次证实让冯伯元陷入无限的悲凉之中,所以梅姐最终答应与他一同隐居香港。有两个原因促使了梅姐的这个决定,一是以此让冯伯元尽快离开平西,第二个原因是:除了她,冯伯元再没有一个亲人了……梅姐没有去想未来,只想跟着冯伯元几天,就爱他几天。
然而,就在俩人准备秘赴香港之时,罗江追到了广州。一场征战之后,梅姐又回到了她的宿命:她对冯伯元是最重要的,但她背后还有件更重要的事——把罗江送回平西。
梅姐拒绝留在广州等候冯伯元归来,她决定寸步不离地守在冯伯元身边,击破宿命的圈!但是,梅姐在做出这个决定的同时,也预感到了自己的生命将就此终结……
王锦鹏饰演罗江
罗江,30岁,37年参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48年时已是四野第6师特务营营长,为解放平西立下汗马功劳;接管平西后,罗江担任平西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社会部主任。
罗江年轻,没什么文化。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个牛逼爷们,他是个好军人。他一直对打仗有着强烈的兴趣,没事就背地图,就分析战争形势。对于革命,罗江有强烈的荣誉感。不管是什么任务,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必须完成。
罗江对于冯伯元有种天然的尊重,因为他敬重一个好军人。
罗江没什么文化,对于情报工作没有什么经验,但是他在和冯伯元较量的过程中,他迅速地从对手身上吸收着经验。他象个天才一样,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就使得自己脱胎换骨,从一个野战军战士变成一个情报战高手。无论谁成为罗江的对手,最后都会发现,这个人能够迅速地将自己身上的经验、策略和活力吸收过去,变成他的一部分,然后反过来打败对手。
罗江泡妞也没什么经验。长期的军旅生涯,使得他对于女性的认识停留在十六岁的水平。在对任何女性时,罗江都象一个少年。面对梅姐,他像是个弟弟;面对宁小苏,他像是个莽撞而凶猛的中学生。
果静临饰演孙渡
孙渡,冯伯元离家之时他才13岁。36年家乡沦陷,母亲带他到平西投奔大哥,不料大哥却于前夜去了重庆,从此再无音讯。梅姐安顿了母子俩的生活,但几个月后,母亲便因病去世;不久,齐慧中离家出走。
齐慧中离家出走其实是应招去了临淄培训班,本来他不够年龄,但几天死缠烂打后终让人将他带上了车,于是,他如愿以偿成为了象哥哥那样的人……3年后,齐慧中化名孙渡回到平西,就学于新北师范大学,监视各院校的共产党活动;,他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组织,之后还成为了学生运动的领袖。这么多年,一直是梅姐照顾着他。他和梅姐象是一对相依为命的姐弟。
47年平西解放,孙渡因为丰富的情报战经验,担任军管会社会部侦察员兼第一副主任。他成了军统手里的一张轻易不亮出来的王牌,跟重庆直接联络。
在整个何应农事件中,孙渡是向军统不断传递核心机密的那个人。
他在见到冯伯元时,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哥哥。冯伯元的身份,使得他不便于相认,这会引起共产党的怀疑。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对于哥哥有着强烈的感情。
在何应农事件展开的过程中,他发现哥哥一步步地偏离了军统设计的方向,越来越接近秘密的核心。同时,梅姐的压力,使得他越来越觉得自己和冯伯元的关系藏不下去了。于是,他主动向共产党上级汇报自己的问题。接着,他在共产党组织里经历了信任危机。为了迅速完成任务,他执行了枪毙冯伯元的任务。当他拿枪顶着冯伯元的头时,他的心都快碎了。
可是,在整个紧要关头,冯伯元提出了一个让罗江大感兴趣的问题。接着,事情就开始失控了。罗江不顾自己的反对,同意了冯伯元的计划,将冯伯元放了出去。接着,冯伯元竟然查出了事情的真相。于是,他不得不做第二手的准备。
为了制造假相,他在冯伯元离开后,打死了何应农。事情又变得恍惚。在确证何应农没有价值之后,军统又打死了何应农,到底是为什么。紧接着,他又极力主张,罗江中了计,被骗了,使得冯伯元从从容容地有机会杀死何应农。事实证明,何应农的情报是真的。冯伯元兜了个大圈子,不过是为了制造一团疑云,骗过罗江,使得军统特工有机会杀死何应农。
当孙渡为了自己的聪明刚喘了一口气的时候,他发现危机又来了。罗江居然说服上级,又跑到广州去找冯伯元了……
徐念福饰演何应农
第七集团军高级情报官,也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员情报专业,是宁小苏的大师哥。他携带重要情报来到中共这里。为此付出了家人的生命。他一直活在痛苦和自负中间。他怕自己的情报没有价值,但是最后的残酷现实是,自己不过是连环计中的一个小螺钉。

红色追辑令分集介绍

编辑
第一集 1948年的6月,国民党军队和东北人民解放军都在寻求决战的时机,部队调动相当频繁。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情报参谋宁小苏,从东北前指被紧急派回平西市。接应一名从国民党投诚过来的高级情报官——何应农。他有超常记忆力,他的头脑中有完整《东北战区国防战略计划书》,也就是整个东北地区国民党军队的兵力部署以及战略计划。这份战略情报将决定整个东北战局的命运。何应农的生死,也就是这份情报的生死,因为所有的资料都在他的头脑中。为了掩护他,已经牺牲了十几位同志。

红色追辑令第一集

与此同时,平西市军管会社会部主任罗江,也接到命令,迎接何应农。这时候,社会部副主任孙渡接到报告,涅瓦河咖啡厅收到一封匿名信……
平西市火车站,罗江还来不及布置,刺杀行动已经开始了。罗江不得不在险象环生中,掩护何应农离开车站。可是,他没发现迎面有一支枪指向了这里……
千钧一发之际,罗江身边有一个旅客忽然趴下,这提醒了罗江。罗江掩护何应农脱险。
罗江他们安顿好何应农,来到了涅瓦河咖啡厅调查情报来源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了那个提醒罗江趴下的旅客。他的面前坐着一个本地商人朗德。
旅客叫冯伯元,原名梁致诚。梁致诚在十六年前离开平西参加抗日,从此就没有再回来过。这次回来,他已经是一个国民党军统高级情报员。他厌倦了内战,准备回到平西,偕同梅若锦远走高飞,离开这一切是非纷乱。但是当他走进涅瓦河咖啡厅时,发现一切事情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梅若锦早已不是当年的梅若锦,平西也不再是当年的平西。梅若锦就是涅瓦河咖啡厅的老板。
罗江没有受过专业训练,他凭着直觉,判断出朗德和冯伯元有问题,判断出国民党已经在平西伏下重兵,就是为了刺杀何应农。
由于冯伯元无意中在车站破坏了朗德的暗杀,所以引起了朗德的怀疑。朗德跟踪冯伯元,来到了梅若锦的家中,威胁到了梅若锦的安全。为了梅若锦,冯伯元杀死了朗德。朗德是国民党军统的高级特工。
第二集 朗德的死,是一个突发的事件,而且跟案情无关。但是,这打乱了罗江他们的部署。孙渡和罗江来到了梅若锦的家里进行调查,因为朗德的尸体是在梅若锦家楼下的电梯间发现的。调查结束后,孙渡单独留了下来。孙渡询问梅若锦,是否冯伯元就是他的哥哥梁志诚。原来,孙渡就是冯伯元当年的弟弟梁志远,多年来在梅若锦照顾下长大。 梅若锦矢口否认。孙渡是个坚定的共产党人,梅若锦不敢将冯伯元的身份告诉孙渡,怕他们兄弟手足相残。但是,孙渡凭着血液中的直觉,认定冯伯元就是梁志诚…… 宁小苏要求罗江他们迅速安排何应农离开平西,脱离危险。就在这时候,他们得到了消息:何应农的家属在来解放区的途中,被暗杀了。经过了这件事,罗江他们开始对他产生了敬意。战争年代,尊敬往往是用牺牲换来的。同时,罗江的注意力始终没有离开过冯伯元。

红色追辑令第二集

冯伯元来到社会部接受调查。冯伯元在社会部办公室发现,有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支口琴走了进来。而冯伯元的弟弟,梁志远最喜欢的就是吹口琴…… 罗江的紧追不舍,使得冯伯元决定赶快带梅若锦离开……
第三集 可是当他提出要带走梅若锦的时候,遇到了麻烦。由于朗德意外死亡,保密局紧急决定由冯伯元接管刺杀何应农的任务。冯伯元的助手,就是他当年的学生惠红樱。冯伯元拒绝了保密局的任命,因为他已经厌倦了政治,他已经退休了。可是,他的手下们以梅若锦的性命作威胁,冯伯元不得不答应了任命。梅若锦赶到火车站准备和冯伯元一起远走高飞时,却发现冯伯元再一次爽约了,使得她再次受伤…… 冯伯元在平西市留了下来,表面上是一个皮货行的商人。他住到了抗战时的朋友,前日本情报官渡边开的客栈里。渡边已经有了一个女儿,早已洗手不干,只想在中国度过余生。罗江在安排何应农离开的时候,忽然奇想,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用飞机将何应农送走。但是前提条件是,要有飞机。于是,他去和联共布驻平西代表处联络官徐德商量,借用苏军的飞机。但是,他在徐德那里碰了一鼻子灰。罗江心生一计,让同是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毕业的宁小苏去打动徐德。于是,行动迅速展开了。

红色追辑令第三集

罗江在表面上放风,何应农将从苏军的秘密交通线走,企图用这个迷雾弹吸引保密局特务的注意力。一次又一次地对冯伯元失望,使得梅若锦终于死了心,她答应了一直追求她的工商联秘书王培森的求婚。冯伯元心如刀绞。
第四集 百密一疏,罗江没有想到是飞行员出了问题。开飞机的飞行员是投诚的原日军飞行员。而他们和渡边是老战友。临行前,他们来到了渡边的客栈里欢聚,正好被冯伯元看到。冯伯元意识到可能上当了。冯伯元找到在军管会社会部的工作人员刘孝仁。刘孝仁曾经被捕过,写过悔过书。冯伯元利用刘孝仁的这个把柄,要求他提供帮助。不料,这个要求被刘孝仁拒绝了。刘孝仁历史上有过污点,但是他确实是信仰共产主义的。冯伯元再次找到刘孝仁,利用刘孝仁的心理弱点,知道罗江他们确实有走航空路线的计划。冯伯元的手下潜入了机场,将日本飞行员的酒壶掉了包,换上毒酒。

红色追辑令第四集

飞机已经滑入跑道,准备起飞了。罗江目送着飞机离开,他拿起日本飞行员临行前送给他的酒壶,忽然发现这个酒壶不是飞行员一直用的那个,他立即意识到酒壶被掉包了。罗江来不及解释,跳上吉普车,就开始追飞机。千钧一发之际,罗江的吉普车拦住了飞机。飞机紧急停下,巨大的惯性使得何应农受了重伤。何应农非常生气,宁小苏也责怪罗江。正在这时候,下飞机的飞行员大口大口地吐血。他们明白了罗江的用意。
第五集 何应农被送入医院急救。罗江和孙渡封锁了一切消息,故意在报纸上刊登新闻,说飞机已经失事……

红色追辑令第五集

罗江意识到肯定内部出了问题,他决定来个内部清查,但是目前既要保证何应农的安全,还要做好撤离平西的准备工作,任务非常重,清查的提议遭到了大家的反对。 冯伯元从蛛丝马迹中判断出何应农可能还没有死。冯伯元学生惠红樱的表哥杨达成正好是给何应农治疗的主刀大夫。从杨达成那里,惠红樱知道了何应农没有死,而是受到重伤,在平西的爱心医院接受秘密治疗。于是,冯伯元和惠红樱对医院进行渗透,进而暗杀何应农的行动。
这一切在罗江的预料之中。罗江已经在医院布下了天罗地网,要趁着保密局特务大举进攻的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惠红樱劝冯伯元带梅姐离开平西,去医院暗杀何应农的任务由她去完成。惠红樱潜入了医院,向何应农的病床开了几枪。但是身份暴露,幸亏有冯伯元的接应才逃离医院。
第六集 第二天,冯伯元来到社会部,想探听何应农是不是真的被惠红樱打死,却遇见了刘孝仁,并告诉他一切都结束了,刘孝仁很紧张。

红色追辑令第六集

罗江和孙渡正好经过,邀请冯伯元一起去吃包子,三个人各怀心事,孙渡知道他是自己的哥哥,冯伯元则担心自己被识破,罗江要投石问路…… 冯伯元一身轻松地来到钟楼前赴刘孝仁的约会,没想到刘孝仁就在了冯伯元的面前跳楼自杀了。
冯伯元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震动。刘孝仁虽然没有暴露,但是内心的愧疚使得他选择了死亡。刘孝仁的死,也使罗江的内心受到震动。可是,平西城此时已经是风雨飘摇。国民党军队已经打到了城外,这里主要的党政机关都撤离了,惠红樱准备趁乱刺杀何应农…… 罗江和宁小苏去医院接何应农准备撤离,为了躲开刺杀,罗江和宁小苏决定兵分两路。宁小苏吸引敌人离开,而罗江孤身护送何应农离开……
第七集 千钧一发之际接到消息的孙渡救下了宁小苏。可是这时候,罗江与何应农失踪了。罗江带着何应农来找联共布驻平西代表处联络官徐德请求帮助,但是遭到了拒绝。平西城陷落了,宁小苏和孙渡被堵在了城里。他们来到了杨达成的家里暂时躲避。可是,杨达成的表妹就是惠红樱。惠红樱知道宁小苏和孙渡是中共要员,她的刺杀行动受到限制…… 冯伯元在破城之日的夜晚,冒着硝烟弥漫的炮火来到了空无一人的涅瓦河咖啡厅,见到了梅若锦。在分隔十六年之后,他们终于复合了。

红色追辑令第七集

第二天早上,满大街都是国民党的军车。可是,梅若锦发现,罗江与何应农也躲到了涅瓦河。她收留了他们。可是一伙国民党的乱兵闯入了这里…… 何应农伤口崩裂,不得不找到杨达成。于是,杨达成、惠红樱、孙渡、宁小苏也都到了涅瓦河。各路人马聚集到了一起。冯伯元因为梅若锦的关系,不能在这里动手,而且要组织惠红樱动手。而罗江则寸步不离冯伯元和惠红樱,不让任何人离开涅瓦河一步。惠红樱却想法设法要通知自己的人来这里。
第八集 表面上,冯伯元成了罗江的朋友。他帮助了罗江,而且证明了自己是清白的。大家渡过了一个钩心斗角的一天一夜…… 就在罗江认为冲出围困无望之际,出去寻找援军的孙渡带着队伍赶到了!

红色追辑令第八集

平西城再次回到解放军掌控中。可是梅若锦却面临着汪培森和冯伯元的双重选择。不打仗了,汪培森又回到平西,重提婚事。可是,梅若锦已经与冯伯元复合了…… 罗江和孙渡腾出手来,调查了城破之日给孙渡打电话的那个人。他们问了他,怎么知道半路对罗江动手的消息的,那个人说是得到了匿名信。罗江和孙渡疑虑重重,但是想不出头绪,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帮助他们?
另一方面,为了保险起见,何应农同意由宁小苏做助手,开始整合他头脑中保存的情报。何应农暂时不离开,一方面为了养伤,另一方面,是等待前指派其他的情报参谋过来,协助整合情报。罗江表面和冯伯元成了朋友,但是,他心里深信不疑——冯伯元就是幕后主使者。他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要用何应农做诱饵,引冯伯元上钩。宁小苏和孙渡坚决反对这个冒险的主张,这等于把何应农主动交出去,放在枪口上。但是,罗江一意孤行……
第九集 宴会和演出开始了。

红色追辑令第九集

罗江已经做了周密的安排,确保剧院里没有问题。他单等着冯伯元动手。罗江唯一的手段是将梅若锦紧紧的拽着,寸步不离何应农左右。这样,冯伯元投鼠忌器,不敢动手。梅若锦痛定思痛,决定彻底跟汪培森分手,跟冯伯元走。她知道,只要冯伯元在这里一天,他就有一天危险。她要通过迫使他离开,拯救他的性命。冯伯元临时改变了行动计划。他已经在一只花篮的底部安装了炸弹,送到了何应农的包厢里。可是现在,梅若锦也在这个包厢里…… 罗江最后却利用梅若锦,迫使冯伯元鸣枪示警……于是,冯伯元暴露了身份。梅若锦对他失望透顶,她没想到冯伯元又一次骗了她。她总以为冯伯元确实是退休了,要和她长相厮守,没想到还是利用了她。罗江也失去了冯伯元的踪迹,实际上,冯伯元一直在平西,躲在老朋友渡边为他安排的住所里。梅若锦的处境也变得危险了。冯伯元的身份暴露后,消息在平西城不胫而走。各种势力都知道梅若锦和冯伯元的关系,都对这件事情发生了兴趣,都想在这个情报战中获取一些东西。他们纷纷地缠上了梅若锦……
第十集 冯伯元也在惠红樱的配合下,暗中调查何应农到底居住在什么地方。可是,他在特务中的处境也变得困难了。由于他鸣枪示警,使得行动失败。他的手下们,要软禁他,并且再次以梅若锦的安全相威胁。宁小苏受前指之命,主抓社会部的内部清查。从现在的迹象分析,社会部里有内奸…… 梅若锦找到了孙渡,直接告诉了他,冯伯元确实就是他哥哥。她要孙渡救自己的哥哥,让他离开平西。孙渡拒绝了梅若锦的要求,并且告诉她,只要见到他,第一个开枪的一定是自己。

红色追辑令第十集

孙渡再次找到梅若锦,表明自己不会认冯伯元这个哥哥的,梅若锦大怒,和孙渡吵翻。孙渡以自杀相威胁,绝对不能将这个真相告诉冯伯元。他怕自己会心软,会被冯伯元利用。他怕自己走上刘孝仁的老路。梅若锦被迫答应。另一方面,何应农的住所也被探察到了。这次是宁小苏的直觉救了他们的命。宁小苏使得何应农等人脱离了险境。宁小苏是从来只相信专业技术,不相信直觉的。现在她也不禁奇怪,自己怎么越来越像罗江,变得神神道道起来了。冯伯元的手下们,要对梅若锦下手,彻底把她干掉,免得冯伯元三心二意。他们布下了一个圈套,要在集市中杀死梅若锦。冯伯元在最后关头赶到,阻拦住了自己的手下。他被迫答应他们,从此不再见梅若锦的面。
第十一集 冯伯元得知了自己的弟弟梁志远还活着,而且就在军管会。冯伯元就像疯了一样地要找到自己的弟弟。梅若锦不敢告诉他真相。最后,梅若锦告诉冯伯元到一个地方去见孙渡,只可以远远看一眼,认出谁是梁志远,但是不可以接近。冯伯元赶到了那里,却看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孙渡,一个是他的同事蔡耀民。而蔡耀民正好是那天冯伯元在社会部见到的拿口琴的人。冯伯元糊涂了。罗江知道冯伯元要撤离。他一定会见梅若锦。罗江就等在涅瓦河咖啡厅。果然,冯伯元出现了而且非常突然,使得罗江措手不及。冯伯元劫持了罗江。冯伯元问梅若锦,到底哪一个是梁志远。冯伯元被捕了。但是,冯伯元的被捕是故意的。他要制造机会和孙渡面对面在一起。他必须认他的这个弟弟。 冯伯元被抓进了高级学院班,和一群高级战俘在一起。在高级学院班,冯伯元和宁小苏、罗江和孙渡展开了智慧和意志的较量。惠红樱找到了梅若锦,试图从她那里得到一些有关冯伯元的消息,梅若锦也希望通过惠红樱救出冯伯元,两个女人展开心理战…… 到高级学院班后,罗江对冯伯元礼遇有加。可是,冯伯元第一天就挑动起了战犯们的暴动,制造了很大的事端…… 孙渡、宁小苏和罗江来到社会部,正遇到冯伯元闹得不可开交。冯伯元趁机对孙渡进行试探。孙渡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红色追辑令第十一集

第十二集 宁小苏察觉到了孙渡的不对劲,找罗江商量,但是罗江坚决相信孙渡的人品,斥责了宁小苏。孙渡找到梅若锦,,他知道冯伯元入狱就是为了自己。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内心煎熬。孙渡要告诉罗江真相,但是阴差阳错,这句话没说出口。为了防止冯伯元供出他们,特务们策划把冯伯元弄出来。如果不成功,那就有两手准备,一是用梅若锦要挟冯伯元,一是干脆弄死冯伯元。特务们策划在高级战俘们外出学习的时候,将冯伯元劫持出来。在群众自发为解放军修建铁路的工地上,罗江试图感化冯伯元,因为他觉得冯伯元是可以说服教育的。就在这个时候,特务们的劫营行动开始了。梅若锦被蔡耀民别有用心地带到了工地。突变的情势使得梅若锦、蔡耀民、冯伯元和孙渡四个人都聚到了工棚里。眼看梅若锦要说出真相,罗江赶到了。冯伯元还是没能知道到底谁是自己的弟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冯伯元假装病危……孙渡和罗江赶到,冯伯元试图逃跑的计划失败了。可是,紧接着,冯伯元真的当着孙渡和罗江的面,将钢笔帽吞了下去。孙渡抱起冯伯元就往医院跑。可是到了医院,冯伯元还是掀起了轩然大波……冯伯元认定孙渡就是自己的弟弟。

红色追辑令第十二集

第十三集 冯伯元到底还是没跑掉,被孙渡和罗江抓了回来。罗江对冯伯元的反复激怒了,要痛打冯伯元。孙渡阻拦罗江,结果他们俩打了起来。孙渡和罗江,这两个社会部的正副主任被关了禁闭。在禁闭室,两个人言归于好。他们已经对蔡耀民产生了怀疑,对他进行内控。罗江为了争取冯伯元,干脆把梅若锦豁出去了。他公开宣布梅若锦就是社会部的朋友和支持者,冯伯元也已经跟社会部合作。他要逼得冯伯元死了心。同时,罗江派了卫兵保护梅若锦,时刻不离梅若锦的身边。结果,梅若锦的涅瓦河搞得生意清淡。 在各界人士参观高级学院班的政治宣传会上,惠红樱和项鸿逵在蔡耀民的接应下,都混了进来。他们要在这里干掉冯伯元。而冯伯元和梅若锦也见了面。他们俩商定了一个保全梅若锦的办法。

红色追辑令第十三集

第十四集 冯伯元当众侮辱打骂梅若锦,这等于向所有人宣告,梅若锦跟他没有关系。这时候,枪响了。不过不是冯伯元倒下,而是开枪的特务。徐德提前得到了消息,警告了孙渡。孙渡开枪打死了那个特务…… 在审讯中,冯伯元故意透露出消息,社会部中有他们的内应。他要跟宁小苏单独谈。晚上,宁小苏背着罗江和孙渡来找冯伯元,冯伯元告诉宁小苏,内奸是罗江和孙渡其中之一。宁小苏将信将疑。第二天,罗江对宁小苏私自去见冯伯元很生气,追问冯伯元都跟她说了什么。罗江觉得冯伯元说他和孙渡之中有一个是内奸,是为了让他们起内讧,决定派蔡耀民再去审问冯伯元。蔡耀民审讯冯伯元的时候,冯伯元同样对蔡耀民进行了试探。越是试探,冯伯元越是分辩不清真相……

红色追辑令第十四集

第十五集 在蔡耀民审讯冯伯元的时候,冯伯元一再试探,也没弄清楚到底谁是他的弟弟。最后,他使出了一招:告诉蔡耀民,社会部的内应就是孙渡。孙渡一下子成了特嫌。罗江和宁小苏都不相信,但是既然冯伯元已经招供,总要查证。可是孙渡自己承受不了隐瞒组织的心理压力,主动承认了自己是冯伯元的弟弟。这下子,孙渡真的成了重大嫌疑,被隔离审查。查证的结果,对于孙渡非常不利。孙渡要宁小苏和罗江去向梅若锦核实自己的历史。可是梅若锦以为孙渡是冯伯元弟弟的事儿翻了。所以一口咬死,孙渡跟冯伯元没有关系。孙渡和自己也没有关系。梅若锦瞎编一气,越是要澄清孙渡,越是证明了孙渡撒谎。就在僵持的阶段,特务们决定将冯伯元救出来,并让他相信蔡耀民就是他的弟弟。蔡耀民设计中途换掉了押送提审冯伯元的干部,蔡耀民带着冯伯元离开,谎称自己就是冯伯元的弟弟,并告诉冯伯元自己是保密局的情报员……

红色追辑令第十五集

第十六集 蔡耀民告诉冯伯元自己就是他一直找寻的弟弟粱致远,可是,冯伯元确总是不敢相信。血液中的记忆比什么都牢固。就在这时,罗江赶到了,将蔡耀民和冯伯元一起抓住。孙渡的组织介绍人偏偏在野战部队的战斗中牺牲了…… 孙渡和冯伯元的对质,也被冯伯元抓住了一连串的破绽。越查,孙渡越成了特嫌。最后,冯伯元提供的一连串细节和疑点,都在孙渡身上印证了。冯伯元就等着孙渡开口,跟自己相认,只要相认他就撤掉口供。可是孙渡死也不开口,就是不跟他相认。这样,孙渡被逼到了死路上。孙渡真的要被枪毙了。罗江知道冯伯元是胡说八道,但是没法证明。在行刑前,罗江哀求冯伯元。不料,冯伯元一口答应翻供,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让孙渡亲手枪毙自己。孙渡在刑场被救下来。冯伯元处心积虑布置了让孙渡枪毙自己的局面,原因只有一个,他要通过这个方法来试验孙渡究竟是不是他的弟弟。万一孙渡不是他弟弟,他也早就准备了一个杀手锏,他自信一定可以活着走出刑场。行刑前,罗江感激冯伯元,给他送行。两个人在这个送行中,彼此心目中多了一份尊重。

红色追辑令第十六集

第十七集 对冯伯元的枪决要执行的时候,冯伯元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整个刺杀何应农的计划都是圈套。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共产党相信何应农带来的情报是真的!冯伯元提出的一连串疑点和细节,使得孙渡和罗江不由得不相信,他的说法有道理。但是,不等冯伯元说下去,孙渡连一个磕巴都不打就对他开了枪。冯伯元倒在了地上,罗江都傻了眼。孙渡含着眼泪,扭头就走。罗江惋惜地看着冯伯元的尸体,不料,冯伯元“活了”。原来他胸口放着一把口琴,子弹刚好打在口琴上。这个口琴是冯伯元带来送给弟弟的。梅若锦听到了冯伯元的死讯,她的世界崩溃了…… 知道冯伯元没死的人只有宁小苏、罗江和孙渡三个人。冯伯元告诉罗江他们,以他的判断,一定是有一个幕后人在指挥着这一切,罗江压力重重。何应农的问题,是前指直接指挥的,也是事关战局的头等大事…… 罗江以乱打乱,抓住了项鸿逵的马脚,也抓住了惠红樱的马脚。一时之间,项鸿逵和惠红樱都被布控了。

红色追辑令第十七集

第十八集 何应农带来的情报终于整理完了,罗江旁敲侧击的打听何应农得到这份情报的来源。罗江准备送何应农离开平西,他同时安排了好几辆车,扰乱特务的视线,但是最后一刻罗江留下了何应农,这使何应农非常生气。罗江也通过组织了解到在平西的地下工作人员并没有向他们送过任何消息,他知道一定是有一个幕后的黑手在操控这一切,何应农带来的情报有问题。冯伯元的“死讯”在平西城掀起了轩然大波。平西城的特务都乱了阵脚,没想到冯伯元这么快就被枪毙了。他们也怀疑这是不是共产党放的烟幕弹。他们开始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去查实这件事情。 梅若锦在绝望之中,决定跟汪培森结婚。 冯伯元的说法只是一个说法,无从查证。可是战局等不起,罗江必须铤而走险,尽快地查实这件事。 蔡耀民也暴露了。罗江使用了一连串的狠招,逼得蔡耀民答应带自己去抓他的上线――红姐。

红色追辑令第十八集

第十九集 蔡耀民供出,他跟红姐约在剧院见面。罗江马上通知孙渡封锁剧院,不料,接到联络信息,来剧院等候的惠红樱在已经被孙渡等人围上的情况下,还是及时设计赶在蔡耀民开口之前,把他干掉了…… 线索又一次断了。

红色追辑令第十九集

每次在关键的场合都能碰见惠红樱,这让一向警觉的罗江产生了疑问,罗江下令对惠红樱采取布控。罗江再次找冯伯元谈话,冯伯元再次提出放他出去找出这个幕后黑手,罗江内心很矛盾。 但是,冯伯元也知道了,孙渡不是他弟弟。如果孙渡是他弟弟,绝对不会这么狠心的。现在,冯伯元铁了心认定蔡耀民就是自己弟弟。 孙渡和宁小苏知道冯伯元的打算后都劝罗江不要上了冯伯元的当,警告罗江不要擅自做决定。
第二十集 罗江说服孙渡去认冯伯元这个哥哥,但是不管孙渡怎么说,冯伯元就是不相信他就是粱致远,他以为这是罗江下的圈套,他现在就相信蔡耀民是他的弟弟。上面突然来了命令,要枪决冯伯元,罗江很着急,于是,罗江冒着杀头的危险和牺牲政治前途的风险,擅自决定,把冯伯元放跑了。条件是冯伯元帮罗江去证实这件事情找出幕后黑手,而罗江把冯伯元以为的“弟弟”交还给冯伯元。孙渡和宁小苏得知冯伯元逃跑的消息,大惊失色,开始全城搜捕。他们私下里也怀疑是不是罗江自作主张,但还是不敢相信罗江会如此大胆…… 可是在婚礼中,罗江和孙渡来到这里,要梅若锦配合他们调查。因为冯伯元跑了。梅若锦的希望一下子重新燃烧起来,原来冯伯元还活着。 惠红樱准备离开平西去避避风头,侦查员报告了孙渡,孙渡假意送惠红樱到火车站……

红色追辑令第二十集

第二十一集 半路上,惠红樱差点露出马脚,可是很奇怪地避了过去。惠红樱在列车上摆脱了侦察员,一回头,冯伯元在她面前。冯伯元的计划就是让惠红樱合作,反过来调查此事。惠红樱得知自己可能是这个计划的牺牲品时,动摇了,她答应跟冯伯元合作,查实这件事。她告诉冯伯元,在平西,其实还有一个行动组,领导人代号“远东”。惠红樱跟丢了,罗江觉得惠红樱肯定有问题,下令搜查杨达成的家。冯伯元和惠红樱为找到“远东”,精心布置了一个圈套,冯伯元偷偷约出罗江,让他明天准备好蔡耀民跟他交换。可是没想到宁小苏偷偷地跟踪罗江也来了,冯伯元认为是罗江出卖了他,匆匆离开。“远东”一直没有出现,冯伯元认为惠红樱肯定有危险,他让惠红樱向上级汇报说他已经叛变,来保全惠红樱。罗江被关了起来。被抓前,罗江找到梅若锦,让她通知冯伯元,赶紧到社会部帮自己澄清,否则他就真的完蛋了。

红色追辑令第二十一集

第二十二集 罗江在宁小苏和孙渡面前怎么也说不清楚了,罗江表明自己对党的忠诚,但是宁小苏和孙渡认为罗江上了冯伯元的当。梅若锦没有告诉冯伯元。梅若锦已经打定主意,不管三七二十一,跟冯伯元销声匿迹,她找到冯伯元表示要跟冯伯元一起离开平西,冯伯元答应梅若锦带她离开。离开前,梅若锦到军管会找到孙渡。梅若锦要孙渡帮她忙,见罗江一面。罗江满怀信心地见到梅若锦,不料,梅若锦是来赔罪的。梅若锦告诉罗江,她没有也不会告诉冯伯元。她管不了罗江了。罗江听得浑身发软。惠红樱再次找到冯伯元,告诉他上面取消了对他的刺杀,并且重新任命冯伯元为行动组的组长。就在这时,罗江从牢里逃了出来。罗江赶在冯伯元离开前,截住了他。冯伯元告诉罗江,现在筹码都在自己手里。罗江已经犯了死罪,罗江为了让冯伯元把事情查清楚,提出把何应农交给他。

红色追辑令第二十二集

第二十三集 梅若锦和冯伯元联系好了离开平西的车,梅若锦连涅瓦河都盘出去了。罗江为了让冯伯元查出真相:同意把何应农带出来,交到冯伯元手里。只要何应农在冯伯元手里,如果他们还得到消息,告诉他们何应农有危险,那么这个就是铁证!军统故意放出的消息,他们不希望何应农死。罗江干了第二个死罪:劫出了何应农。冯伯元面临两种选择。一是真的打死何应农,完成任务,一是留下何应农,看看到底是不是圈套。最后,孙渡他们果然再次得到了警示,赶到罗江他们藏身的地方。真相大白了。冯伯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为之服务的政府,果然是把他们当作牺牲品了。他万念俱灰。他只想要弟弟,并找出那个幕后黑手“远东”。

红色追辑令第二十三集

第二十四集 冯伯元因为答应罗江找出那个“远东”,他决定瞒着上级刺杀何应农,然后救出弟弟蔡耀民。可是这时候,惠红樱故意透露给冯伯元,蔡耀民已经死了,而且说是罗江干的,梅若锦是同谋。冯伯元得知这个消息后疯了,他要为“弟弟”蔡耀民报仇,而且罗江还欺骗利用了他,他要杀死罗江。另一边,罗江解除了隔离,他清白了。梅若锦去找渡边,让渡边带她去找冯伯元,这时宁小苏也来找渡边打听冯伯元的下落。渡边告诉她们,他不知道冯伯元现在在哪里。何应农知道自己带来的情报是假的后,自杀了。被抢救过来后还是心灰意冷。罗江去看何应农,告诉他,不管他带来的情报是真是假,都是为革命做出了牺牲。梅若锦终于在包子铺找到了在这里当伙计的冯伯元。原来,冯伯元为了能杀死罗江,特在罗江经常光顾的包子铺等他。梅若锦告诉冯伯元她已经做好跟冯伯元离开平西的准备,冯伯元现在必须带她走……

红色追辑令第二十四集

第二十五集 项鸿逵等特务也在找冯伯元。项鸿逵绑架了渡边的女儿,以此要挟渡边。渡边被迫告诉他冯伯元的下落。这个时候,罗江接到了上级指示,国民党主力忽然逼近平西。他们的目的就是把我们的主力部队都吸引过来。国共双方在当时都准备着打打仗,调动一兵一卒都会打乱整个作战部署。所以,上级命令这次要死守平西,而且绝对不往平西增援一兵一卒。平西全城的力量都被调动起来,保卫平西。于是,罗江不得不在光天化日之下,组织城防、民众,把自己暴露在冯伯元枪口之下。凭着多年的经验,冯伯元躲过了项鸿逵的暗杀。冯伯元被朋友出卖,来到渡边的客栈找他算帐。可是面对渡边的时候,他无法下手。而此时,他也认为梅若锦也出卖了他。为了震慑特务的气焰,罗江下令全城通告,让所有潜伏特务中午十二时以前来到中央广场登记,逾期将严惩不贷。那时在中央广场的,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哨兵,没有警卫,只有一桌一椅。面对这种信念和大无畏,冯伯元无地自容。他无法开枪打死这个让自己敬佩的对手。

红色追辑令第二十五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