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雕塑

编辑:缩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0 23:30:56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动态雕塑是将雕塑与动态结合并导入“时间”要素的雕塑。
中文名
动态雕塑
特    点
动态结合
特    色
“时间”要素
属    性
雕塑

目录

  1. 1 简介

动态雕塑简介

编辑
中国动态雕塑之最——“九龙灌浴”
九龙灌浴是无锡灵山大佛景区的著名景观。根据佛教典籍《本行经》记载:佛祖释迦牟尼一诞生就能说话会走路,他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走了七步,每走一步,地上就开出一朵莲花。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道:“天上天下,唯吾独尊”,这时候花园里忽然出现了两方池水,天空中出现九条巨龙,吐出水柱,为其沐浴净身。
这个故事十分神奇,让人浮想联翩。更难得的是,灵山胜境的大型音乐动态群雕“九龙灌浴,花开见佛”再现了故事中的绚丽景象。在九龙灌浴广场,我们可以看到一座含苞待放的巨大莲花铜雕矗立在前方,巨大的荷花由四个威武的大力士托起,底部衬托着白色的圆形大理石水池,九条飞龙和八个形态各异的供养人环绕着巨大的水池。
当《佛之诞》音乐奏响时,巨大的六片莲花瓣徐徐绽开,一尊高达7.2米全身鎏金的金身太子佛像,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从莲花中缓缓升起,这时,九龙口中一齐喷射出数十米高的水柱,为太子佛像沐浴。顷刻间,广场四方鼓乐齐鸣,喷泉百态千姿。太子佛像在巨幅水幕中顺时针环绕一周,象征着“花开见佛”、“佛光普照”。随着乐声渐弱,莲花花瓣包裹着太子佛像缓缓合拢。
此时,喷泉周围八组凤凰的口中会流出净水,供大家饮用。大家知道吗?这可不是一般的净水哦,按照佛教的说法,这是“八功德水”,即佛教“圣水”。您到了灵山一定要喝上一杯,也可以用瓶子将其带回家,据说,喝了“八功德水”或者拿它来供奉佛像,可以护佑您和您的家人,给大家带来吉祥平安。
九龙灌浴一般每天只开放四次,分别是10:00;11:30;14:30;16:30。
拉尔方索《联合》
“互动性”恰恰是拉尔方索动态雕塑的主要特点。因为在艺术家看来,一件动态雕塑作品并不是自律存在的,其主体性最终体现在作品与观众的“互动”中。因为,在传统雕塑的创作之前,艺术家就已经考虑了观众的审美定式,于是,在作品的接受过程中,观众是被动的、失语的,而作品是主动的、自律的。和传统雕塑的最大区别在于,拉尔方索认为,观众应是作品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作品意义的生效是在观众与作品的“互动”过程中得以实现的。例如,拉尔方索的作品经常将音乐、水、灯光结合在同一件雕塑中,其颜色与形状依据周围空间的人数及相应活动随机变化。无论观者处于何种状态,静止或移动,都会对雕塑的“运动”产生影响。显然,在作品意义生效的过程中,观众成为了极其重要的一个因素。
拉尔方索《风中之舞》制作现场,栗多壮摄
同时,拉尔方索的作品进一步地拓展了传统雕塑的形态,有机地结合了装置与建筑的艺术形式,强调作品与周围环境形成的一种“剧场化”关系。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源于构成主义的结构主义传统。例如在《联合》这件雕塑中,艺术家通过有机的形式赋予作品一种内在的秩序和结构。在他的另一件作品《永升》中,除了作品弯曲、流动的造型在运动的过程中不断地变化外,其整体的外观更与周围的建筑相得益彰,并激活了由周围建筑形成的单一的、静态的空间,使其赋予了活力。
对声、光的使用,尤其是作品在视觉表达的丰富性、多样性上,拉尔方索的作品是具有代表性的。《Kreisel》是一件大型户外光效应公共雕塑作品,为交通环岛设计制作。作品由216根金属线缆组成,分为三层,每层72根,以在同一条桅杆上的三个圆为中心,在不同的角度自上而下向地面延伸,经过计算机处理的发光管会生成一种持续不断的波纹图案,使作品在视觉的表达上富有很强的感染力。作品《1001个立方体》是另一件与光结合、针对室内公共空间的动态雕塑。作品尺寸为20×20×20英尺,由大约800个透明合成树脂及铝质方块构成,另外的201个立方体为其他方体相互交叉所形成的空白。作品采用悬挂的方式,由于艺术家有效的使用了各种光束,这使得立方体在天花板、地面、墙壁上产生了众多迷人的棱形影像。由于光线不断的变化,由此产生的各种扑朔迷离的影像为空间注入了梦幻般的感觉。
拉尔方索《风中之舞》作品现场,栗多壮摄
在2008年北京奥运雕塑的项目中,拉尔方索创作了《风中之舞》。这件作品仍保留了结构化的构成主义风格,形式简约、富有现代感。和过去解决作品动力问题的方式有所不同,在“风中之舞”中自然风取代了通常依靠的“电力”。对于艺术家而言,依托于自然风的“动态雕塑”反而变得十分的纯粹,更能强化作品背后的文化观念,即强调雕塑与自然的融合,进而在一个更为广阔的文化语境下探讨东方人“天人合一”的文化观念。因此,从雕塑动态化表达的方式上讲,“风中之舞”更符合东方人的审美观念。
塞巴斯蒂安作品《马头》
体而言,和传统动态雕塑最大的不同在于,拉尔方索特别强调“运动”背后的“人本主义”理念的表达。这体现在,一方面是追求雕塑与人的“互动”,将观众的参与作为作品意义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是努力消解从现代主义阶段以来精英艺术与大众艺术之间的距离,尽量让雕塑在视觉上更好看,在形式上更丰富、更有趣、更好玩,让观众乐于接受它们。显然,“动态雕塑”的意义生效是在与观众的“互动”中流露出来的。其次,拉尔方索重视作品与周围环境、公共空间的彼此依存关系,突出“剧场化”的环境氛围,这集中体现在《永生》、《联合》等作品中。同时,拉尔方索总是将拓展雕塑的传统形态边界作为其创作的动力,他的作品几乎有效地吸纳了雕塑、装置、建筑、影像艺术的语言表达方式,加之艺术家对新材料、新技术的使用,这使得他的动态雕塑完全打破了传统雕塑的形态边界。对于国内的艺术家而言,拉尔方索这种跨学科的当代艺术创作模式(因作品还涉及到电脑编程、动力工程等知识)恰恰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词条标签:
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