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泪珠

编辑:缩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3 18:28:03
编辑 锁定
《红泪珠》是wolvesboy著的一部历史小说。
书    名
红泪珠
作    者
wolvesboy
作品类型
小说连载
授权状态
暂未授权
作品状态
连载中
小说性质
公众作品

红泪珠简介

编辑
春秋战国末期,暴秦铁蹄南下,一些楚国将领率南逃的百越人攻入昆明湖一带,首领庄跷探寻传说中通往孔雀帝国(古印度)的商道时与咪依噜在昆明湖相合。
在阻止楚军西进的战争中,咪依噜被庄跷大军擒获。庄跷率军清除了西撤至鹿城的昆明人势力后,西征到白崖被阻。咪依噜的阿妈朵西和阿姐梅葛在战争中惨死。
长相酷似百越国女主的咪依噜在被押到堂狼后受到了百越人的供奉,怀上了庄跷的孩子,她召封各民族部落巫师为鬼主,平息了战端。但在前往东北方为庄跷寻找羁留夜郎国的庄跷老母时,遭到秦军袭击,在战乱中生下了孩子。带孩子逃回后,她试图逃回圣地白崖;却导致亲人惨死。为了找寻孩子,她潜回且兰城疯狂报复,淬遇被俘为奴的儿时伙伴莫阿切,各族男儿血溅当场。她只身逃出且兰城,回到了白崖。
咪依噜布局阻止了庄跷军队的再次西征,并挥师夺回了鹿城一带的狼性属地。庄跷战败流落昆明人的属地被人认出,为咪依噜所杀。失去王者的滇王国出现了内讧。
得知孩子下落的咪依噜为找回孩子,又随景皑回到了且兰城;却----

红泪珠作品信息

编辑
作品驻站:2006-11-04
小说子类:历史架空

红泪珠书目提要

编辑
一、练就胆魄牧羊女勇射花豹舞动红练老羚羊血溅山崖
老羚羊的身躯直线悬落崖底,象一朵朵骤然盛开于崖底的生命之花,尸血在呼啸的山风中播撒四野。数十只跳到对面山坡的年轻羚羊并未急于逃走,而是以微颤的四肢坚定地站立崖边,虔诚地抬起头,鼻翼一歙一歙地捕捉酪风中的血腥气息,眼中噙满热泪;它们将担负起羊群重新壮大的使命。
二、命由天定狼女秘隐今世情缘自有因悲鸿难诉前尘事
那个她在梦中见到过的背影,象辽阔牧场上爬行着的小虫子,扭扭曲曲地消失在她湿润的目光尽头。“你还没告诉我,这几天没来由的大雨,是你在哭泣吗?如果不是,那是什么人在哭泣?好象有许许多多的人在我梦里哭泣。”咪依噜自言自语。
三、战火再续露水鸳鸯赴征程狼烟不断苦命姑娘起悲愁
梅葛阿姐不仅是白狼氏部族里最妩媚动人的姑娘,而且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善良天性与智慧,在每次阿妈出门远游时,她以母亲一样慈爱的胸怀悉心照顾着两个阿妹。源于对爱情的忠诚,她始终保持着她那位阿夏(情人)的神秘身份,尽管对这位阿夏的猜测成了牧场上阿哥们热衷谈论的话题。事实上,她所坚持的这种方式,避免了她那位阿夏因贴近美丽而招致的杀身之祸。
四、执着循道腊摩情殇五彩云豁然开悟母狼诚谢雨中妖
我惊讶地发现,我的木棉布百褶裙在五彩云霞里闪耀着梦境般的细碎光芒。我动情地亮起浑圆旷远的歌喉,和群山对唱能融化冰雪的情歌;扭起比水波还要柔软的腰肢,摆动比彩虹还要绚美的百褶裙;在天堂之颠踏起轻灵的舞步;优雅舞动的双手和裙摆拂撩着拥我而来的云霞。我成了天堂里最动风情的女神!”
五、骁女闯阵终将身陷囹圄中将军挥师只为亲践古商道
姐妹们都被一根粗大的铜环穿着锁骨,并被穿过铜环的铜链连成一串。不知道她们女神般完美的肌肤将会遭受多少恶意残暴的伤痕,天使般透明的心灵还要忍耐多少粗俗低劣的侮辱。
六、女神花逝关山难渡飞鸿音慧星陨落圣使苦种千年符
梅葛嘴里喷着血浆,奋力跃向拼命挣扎的咪依噜。一楚将的长剑已砍落,把她拦腰砍成两段。但她的手还是抓住了咪依噜身侧另一楚将的衣领,并竭力将自己的上半截身躯拉近楚将,张嘴紧紧咬住楚将的喉咙。楚将疯狂推搡撕扯她扎着千百发辫的明艳头颅和残剩的上半截身躯;竟将自己的嗓管扯出,血扑哧扑哧往外冒。
七、兵败白崖天涯难遂毕生愿滞留边地故国渐成心头梦
咪依噜撕心裂肺地叫喊。可是在喧嚣纷繁的战场上,阿妹听不到她急切的呼唤,看不见她狂乱的挥舞。咪依噜甚至已嗅到大象身上那股烘臭的气味,但阿妹始终没有看见她可怜的阿姐在风雨中挣扎的身影。
八、天道不仁竟纵魔魇吃幼童母性悲悯只教儿女忍苦难
景皑躺在地板上惊惧地颤抖。咪依噜用剑挑开她上身所着的锦袍缎带,鲜活饱满的双乳赫然在目;一枚葫芦型孔雀石胸坠躺在双乳之间,随胸脯一起一伏。血顺着剑刃往下,滴在那枚阿妈送给这水妖的孔雀石上。
九、再回首时骄子坠落旋涡中漫惊心处人妖毒蛊王国背
我向百越糜么(女巫)求来一种能使人青春长驻、心性蜕变的蛊药。经长期服用后,我就真的幻化成了蕙质兰心的倾城佳人。所有的王公,包括国王都为我而癫狂了。我欣喜地成为种在我切齿痛恨的楚王国背心的毒符,演绎着经典的妖女乱国的故事。
十、醉里饮血糜么精设人欲宴梦中寄笑苦囚喜得孽缘胎
“这就是了,为了自身的生存而抑制别人的生存,这种邪恶本性就是权力诞生的原始成因。它无限延伸、扭曲,才有了权欲极端膨胀的王国,用一些残酷的规则控制着别人的命运。而残食幼童的行为,正好迎合了厌倦世间美食的权欲者们,那抑制别人生存的胃口。”
十一、仇恨边缘慈母心胸女儿肩烈火血野亲人尸骨男儿
这些天来与咪依噜朝夕相对,点燃起她对快乐生活热切渴望的善良笑容,成了一具具浸炮在血水里的冷峻面孔,默然接受着他们善良的昭主,以满脸的清泪为他们的英灵接引魂路。
十二、强秦横阻游子家园不归路万民承欢王道乐土脚下
“我面对的血腥难道还少吗?我亲眼目睹了你把我的出生地,美丽的鹿诚(今云南楚雄)变成了一座鬼神也在哭嚎的魔窟。曾与我朝夕与共的亲人们,她们的头颅堆得象山一样高。我要让这孩子在它阿妈的肚子里就受到它亲人血腥的感召,唤醒它的仇恨。”
十三、看我女儿锦心绣口苦柔肠恨你男儿胃口乖张欲难
昆明人在面临威胁时,都会被激发起好斗的狼性来。咪依噜蹿前几步,从高台上仪仗的一武士手中夺过金钺,并飞起一脚将那武士踹到台下,执长钺与将官们相对。忽觉腹中一阵剧痛,可能是猛然运动惊动了腹中胎儿。她手捧肚腹,以金钺拄地。剧烈的疼痛使她汗珠象水一样往下流淌。
十四、域外惊魂四野笼罩夺命雨水中生花天地奏响临世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感觉那撼人心魄的声音已远去。她再也忍受不了腹内的剧痛,大喊一声,全力推开压在她身上的尸堆。这一挣扎,居然把孩子挣了出来。
十五、铁骑所到天纵暴秦合九州鞭长莫及命该母子离虎
守关的滇兵并不放难民入关,也不理会难民们的哭嚎哀求。不少人被挤落幽深的悬崖,霎时被翻滚的朱提江水卷走。紧随咪依噜的宋袂也被挤了出去,一手抱着孩子的咪依噜伸出另一只手去抓他时,只抓到一角衣袂;眼巴巴看着这位还没有被佛法启开灵智的老先生,象一片树叶一样飘落了
十六、山深林密劲旅难寻隐者踪泪淹血泡白骨垒就王侯
??他趁毕摩勒查和他的儿子到且兰城朝贡的时候,粗鲁地把即将临产的我抢了过来;按堂狼氏的风俗,我就成了色铁的阿夏。这只呆头楞脑的大犀牛精心地呵护着我俩的情感,他和他善良的父母用胜似血缘的温情为我抚平了内心的伤痛。可如今,凶残的滇军摧毁了我们苦心营建的安乐窝,杀害了我们仁慈的阿爸阿妈和刚出世的孩子。”
十七、松涛澎湃月华更添思乡愁树影婆娑妙语轻解心头
咪依噜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天赐的完美品性和不容触动的敏感内心,酿造了她和庄跷的一段苦情。难怪庄跷在她面前总是不敢嚣张跋扈,而她总是会动情于庄跷在哭泣时耸动他脸上那块奴隶印记的样子。她更喜欢庄跷象悲鸿一样掠过天边,不喜欢他真实地走近自己、呵护自己。难道真如人们所说,比她还要美艳动人的梅葛阿姐,始终隐藏她那位阿夏的真实身份,是因为天使总是注定要坠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难道人们说的都是真的?
十八、长路漫漫阿妹为何奔走忙关山迢迢阿哥莫问寻母
“神兵特克,不论你们是否尊奉我为圣母我都不在乎,可我真的渴望回到白崖去,去看一眼那些尚且活在人世的亲人们;就象一个奔波多年的弃儿得悉母腹的消息那样急切。”
十九、还我前生哪得世外如天堂换你来世谁说地狱在人
只要人世间还有一对儿女在真诚相爱,天地间还听得到一声婴儿临世的啼哭;人们那与生俱来的善良天性都会被激活,促使人们明智地选择所适合的生存方式。只有灵善催发的奇异智慧,才能驾驭人们生存方式的走向。而任何坚兵锐甲、日益精熟的各项技艺和恶意智慧所衍生的各种规则都不能改变人们的生存意愿而把人们导入歧途。
二十、敢啸长风烈刃狂饮壮士血误撞母腹长戈直挺天外
趁倮倮出击的时候,咪依噜同时夹紧马肚翻落马侧,不但躲过了迎面战车上击砍下来的长戈,还把手中长矛塞进车轱辘里。敌军车马立即翻滚过去。她翻身上马时已经抢了一长戈在手。长戈击砍之处,滇军纷纷落马倒地。
二十一、滚滚激流孤雁此生为谁痴茫茫沧海幼子今夜可
咪依噜奋力抓住一把荆棘,从荆棘丛上爬上岸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一条被她惊醒荆棘丛中美梦的毒蛇冲她“嘶嘶”地吐着毒信。她没理会它,滚扑到一块大石头上面,头朝下“哇哇”吐水。烈日灼烤着她的后背,她又昏迷过去。等她醒来,大石头旁有一大滩她吐的水和流的血。她爬到旁边翻滚,用灰土来给自己被荆棘划伤的伤口止血。
二十二、难寻爱儿且兰遍涂舒愤血再续前缘魔窟惊现传
“莫阿切,您是地地道道的魔鬼,您在情感世界里建立了一个等级社会王国,您就是那个掌控一切的君主,而我却只能做一个被您剥夺自由的奴隶。”咪依噜象一个哭诉阿妈在爱心分配上不公的邻家小妹,抽泣地耸动着双肩。
二十三、生从何欢缤缤纷纷女儿泪死又何难迷迷??相
“是真的,靡么景皑!她和您一样,有着晓日般清婉的容颜、秋水般柔媚的身姿、迷梦般灵动的气质。可是日益强大的滇王国会悍然发动战争。那个名叫西波的美丽姑娘,会象一屡轻烟消失在战祸中,无影无踪。”
二十四、劫满归来热血豪情圣母魂破茧而出山野清风杜鹃血
那位挥剑劈开阿姐身躯的武士永远不会知道,他那以头颅计量的战功里,涵容了一个腹婴。这到底是谁的错?咪依噜越想越觉得糊涂。
二十五、凤舞九天狼氏子孙睹圣颜手托乾坤芸芸苍生藏心间
咪依噜以手抚胸,表示对承载了部族所有辛酸记忆的两位圣母祖的崇敬。两位圣母祖把一根虎骨和一只鹰爪授予了她。虎骨是用来擂响战鼓的,而鹰爪是用来开启圣灵之门的钥匙。两大狼性部族的命运将由自地狱之火浴出的咪依噜来主宰。
词条标签:
网络小说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历史小说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