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蛋雀

编辑:缩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5 08:04:36
编辑 锁定
打蛋雀是一种训化表演。表演者将用骨做成的小丸往上抛出二三丈高,小鸟用嘴接住又连打三个。
中文名
打蛋雀
分    类
训化表演
工    具
用骨做成的小丸
对    象
小鸟
名    雀
君子雀
文学作品
《打蛋雀》-赵守玉 

目录

打蛋雀简介

编辑
打蛋雀是一种训化表演。表演者将用骨做成的小丸往上抛出二三丈高,小用嘴接住又连打三个。

打蛋雀相关故事

编辑

打蛋雀名雀

皇城根儿的人都知道,林家有权有势,林公子特别喜欢养雀,尤其喜欢打蛋雀。所谓打蛋雀,就是经过训练的雀,它可以完成抛物衔物等高难度动作。林公子特别痴迷打蛋雀,自己养了数不清的名雀,又定下九月初十举办名雀会,和各路名雀高手一决高低。一是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二是网罗好雀。如今又到了九月初十,林公子的名雀大会如期举办。
今年的名雀大会有些平淡,好雀不多,有那么几只比较出色的,可跟林公子的名雀一比,立刻就是天地之别。林公子大失所望,有点儿闷闷不乐。正在这时,一个下人跑了进来:“公子,门外有人求见,说有名雀要献给公子!”
林公子眼睛一亮:“快快有请!”
下人愣了一下:“可是公子,小的觉得……他不可能有名雀呀!”
林公子皱眉说:“你怎么知道他不可能有名雀?”
“他是陶三,这小子,平时踢寡妇门刨绝户坟坑蒙拐骗啥事儿都干,没听说他养过雀呀!估计是不知道从哪儿弄了几只野雀,来公子这里打秋风呢。”
林公子说:“放他进来。要是他真有好雀,我重赏他。要是他滥竽充数骗到咱们林府,那可别怪我不客气!”
下人答应一声,一溜儿小跑下去了。很快,斜肩吊膀的陶三晃晃荡荡走了进来,一见林公子,急忙双膝跪倒:“给公子道喜了!”
林公子说:“我有什么喜呀?”
“托公子的福,小的给公子搞到一只极品打蛋雀!特来献给公子!”陶三说完,捧出一只精巧的鸟笼,一只通体金黄的小鸟呈现在林公子和众人面前。
“打蛋雀!它会什么呀?会这个吗?”林公子说着,从一旁的翡翠盒里捏起一粒豆粒大小的象牙丸,中指一弹,象牙丸闪电般射向了空中。与此同时,林公子向旁边一摆手,一个家人打开一只名雀的笼子,一只名叫“梧桐”的灰色小雀振翅飞出,箭一样直扑那只象牙丸,尖尖的小嘴准确地向象牙丸叼去。
就在梧桐刚要叼住象牙丸的一刹那,众人眼前闪过一道黄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后发先至,把象牙丸衔到口中,在空中飞掠三圈,旋回到陶三的头上,一张嘴,那枚光滑圆润的象牙丸落到了陶三摊开的手掌心里。
“后发先至,口中夺珠!好!”林公子由衷地赞叹一声。他一摆手,旁边的家人把林公子最为欣赏的名雀“蜡嘴”的笼子打开。林公子说:“蜡嘴是我这些雀中最厉害的一只,再比试一下!”
陶三谄媚地一笑:“公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起!”随着一声暴喝,林公子伸手从翡翠盒里捏起一粒骨丸,使足力气射向了空中,足有两三丈高。家人和陶三同时放出了名雀,两只雀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各自展翅,就像两道闪电,径直射向了骨丸。可就在两只鸟嘴就要触及骨丸的一刹那,林公子迅速捏起一粒玉米粒大小的骨丸,向前一只骨丸狠狠射去。两只骨丸撞到了一块儿,后一只骨丸迅速坠落,而前一只骨丸经后一只骨丸全力一撞,注入了新的力量,又向上蹿了一丈多高。两只雀扑空了,就在扑空的一瞬间,陶三的黄雀双爪猛地一点蜡嘴的脑袋,借力发力,整个身子向上纵起,急速扑向了那只骨丸,准确地把骨丸叼到嘴里。旋转身躯,绕飞三圈,旋回到陶三的头上,把骨丸抛到了陶三的掌心。
众人都看呆了。林公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借力发力,合二为一。妙!”
陶三知道这只雀已经完全把林公子征服了,看来,自己此次献雀将得到不少赏赐。他满脸带笑,双手捧雀:“宝剑送大将,美女配英雄。这只雀只有公子才有资格养育!”
“让它过来!”林公子满眼期盼地一挥手。
陶三双手轻轻一抖,黄雀双翅一展,径直飞向了林公子。
林公子单手上扬:“过来,让公子爷看看!”
可就在林公子扬手之间,黄雀两爪一蹬林公子的手,猛地向林公子的脸扑去,张开嘴就是一口。
林公子一声惊叫,急忙回手挡脸,黄雀一口叼在了他的手背上。
众人吓坏了,陶三吓得差点儿尿到裤子里。众人“呼啦”向前,想帮助林公子。
“别动!”林公子大吼一声。众人急忙停住脚步。只见那只黄雀竟然蹲在了林公子旁边的桌子上,拼命地“唧唧喳喳”叫着,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林公子皱着眉头,慢慢把黄雀抓到手上。黄雀一动不动,嘴里仍然叫个不停。林公子的目光落到了黄雀的嘴上,只见这只黄雀的嘴与众不同,上喙洁白如雪,下喙乌黑如墨。林公子一愣:“你是——君子雀?”
君子雀仿佛听懂了林公子的话,一闭眼睛,两颗晶莹的泪珠,竟然从眼窝里滚落下来。

打蛋雀夺宝

林公子把君子雀交给家人,顾不得包扎一下被君子雀啄伤的手背,他死死地看着陶三:“陶三,这只打蛋雀你是从哪儿得到的?”
陶三忙答:“公子,小的知道公子喜欢打蛋雀,所以小的走大山进名川,遍访奇人异士,光马都累死了七八匹,总算找到个明白人,给公子驯养了这只名雀!”
林公子双眉紧锁:“陶三,别跟我撒谎了,不说实话,我扒了你的皮!”
陶三急忙摆手说:“公子,这么好的宝贝我都献给公子您了,我还说什么谎呀!”
“住口!”林公子猛地一拍桌子,“这只雀我见过,我也见过它的主人,根本就不是你。说,你是怎么得到的?”
陶三一下子愣住了,他眼珠转了转,说:“公子,陶三只求把这只名雀献给公子,其他什么都不图。但求公子好好善待黄雀,陶三告辞了!”
“站住!”林公子一摆手,命下人把陶三拿下,把陶三带进了密室。
陶三一见情形不对,急忙大呼冤枉。林公子冷笑道:“陶三,当着真人别说假话了。实话告诉你,前不久,这只君子雀的主人带着它见过本少爷,并答应过明年要和本少爷再会赏雀。说,你是怎么得到的君子雀?它的主人呢?”
陶三做梦都没想到君子雀的主人竟然已经见过了林公子,看来一切都已无法隐瞒,他只好一咬牙,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那还是半个月前,陶三的一个朋友家办喜事儿,他去吃喝了好几天,往回返时已经是脚步踉跄天旋地转了。走过那片山洼时,他被地上躺着的一个人绊倒在地。陶三爬起来恼羞成怒,抡拳要打那个人。谁知那个早已昏死过去的人经这一撞,竟然慢慢醒了过来,求陶三救他一命。陶三斜着眼睛看了看他:“我救你倒成,可你怎么报答我呀?”
那人忙说:“只要你能救我,我愿送您白银百两。”
陶三上下左右看了那人半天,怎么看他也不像有钱人。陶三摆了摆手说:“我看你现在连一钱银子都拿不出来,还百两银子,做梦呢?”
那人说:“我有一宝,用它换银子,别说白银百两,就是千两万两也不在话下。”说着,打了一个呼哨,不知从哪儿飞出来一只通体雪白的小鸟,只是它的小嘴极为特殊,上喙洁白如雪,下喙乌黑如墨。
陶三撇嘴说:“鸟有啥金贵的,老子可以一下子弄个百八十只烧了下酒!”
“这不是普通的雀,是只打蛋雀!”那人说着摸起一粒小石子,拼尽力气向上一掷,只见那只小鸟闪电般飞出,稳稳叼住小石子,交到那人手上。
陶三一下子愣住了,他知道这只雀是有钱人玩儿的东西。他问:“就凭这就能挣到银子?”
“对,可以去和别人比试,也可以卖掉,都能换回大把的银子。”那人说完,从身边取出一个东西,三弄两弄,成了一只简易鸟笼,把小鸟装进去,交给了陶三。
陶三满脸笑容:“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刚才是开玩笑,救人哪有要钱的呀。走,我先把你扶起来,然后背你去我家!”说完,慢慢地把那人扶坐起来。他悄悄向四下看了看,见已是暮色沉沉,四处无人。陶三迅速从腰间解下平时就备着的三股绳,一下子勒到了那人的脖子上,然后反过身来一个背死狗,把那人背到了背上。那人拼命挣扎了好一阵子,最后气绝身亡。陶三挖坑掩埋了那人,然后把那只君子雀拿回家中。他怕别人认出,请人把雀染成金黄色,然后趁着林公子名雀大会的机会,特意前来献名雀,想换个几百两银子。可万万没想到,名雀竟然啄人告状,林公子认出了君子雀,他献名雀反倒成了自投罗网……
听完陶三的叙述,林公子一拍桌子:“听你所说,我那朋友应该是受了伤才昏死过去的,他是怎么受的伤?”
陶三急忙磕头说:“公子,我当时就寻思怎么能把他弄死把这雀夺过来,至于他怎么受的伤,我根本就没问呀!”
“定是我那朋友根本就没受伤,你见财起意,直接害了他,然后又给自己脸上擦胭抹粉,是不是?”
陶三嘴咧得像瓢一样:“公子,杀人我都承认了,别的我还隐瞒什么呀!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在哪儿受的伤!”
林公子点点头,让人押着陶三去寻找那人的藏尸地点。找到了被埋藏在地下的尸体,林公子急忙报官。官府把陶三抓过去一通审问,陶三把事情的经过重新交待了一遍,特别指出那人曾经说过要把君子雀送给林公子,而他想借此机会弄点儿钱,所以才把雀染毛变色。官府也就势做个顺水人情,把君子雀判给了林公子。
林公子也对得起朋友,为那人隆重举行了葬礼,君子雀也就自然而然成了林公子的囊中之物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众人都记住了林公子和他的君子雀,渐渐淡忘了君子雀原来的主人。这天晚上,林公子带着心腹家人奔向那人的坟地,他要夜会知音。

打蛋雀涅槃

来到坟地,林公子摆好酒菜,点燃三炷香,倾洒三杯水酒于墓前。然后,林公子突然一声狂笑:“何君,你没想到吧?你的君子雀最终还是落到了我的手里!”
原来,君子雀的主人名叫何君,京外人氏,生来偏爱养雀,尤其爱好打蛋雀,用一生的心血养育了君子雀。他听说京城有个林公子喜欢打蛋雀,还特意在每年的九月初十举办名雀会,他便产生了会一会林公子的念头。他是孤身一人,无牵无挂,所以他带着君子雀到了京城,也没等到九月初十的名雀大会,直接拜会了林公子。君子雀把林公子所有的名雀比了个落花流水,林公子大为赞叹,便要出钱购买君子雀,可何君说什么也不卖君子雀。林公子恼羞成怒,派人跟踪何君到客栈,又通过官府的人,随意编造个理由,把何君驱逐出了京城,免得他在京城让更多的人知道君子雀。何君出了京城,林公子便派人假扮土匪,在半路上劫住他,抢走了君子雀。派去的人误以为他死了,把他的尸体扔到山沟里便逃之夭夭。何君后来清醒过来,挣扎着爬到山洼又昏了过去,结果碰上了陶三。可林公子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何君带在身边的是只假君子雀。林公子得到君子雀后恰逢太子要看他的名雀,他便带着假君子雀等几只名雀进了宫。结果假君子雀让太子大为恼火,说林公子有眼无珠,赐掌嘴十下,赶出太子宫。林公子恨死了何君,可又无可奈何。没想到半路杀出个陶三来,把君子雀又送到门上。林公子将计就计,以让陶三在狱中过得舒适为条件,命陶三撒谎说何君说要把君子雀送给他林公子,最终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君子雀。可他始终无法忘记何君带给他的奇耻大辱,所以带人来到了何君的墓前。
林公子看着何君的墓:“要不是我平时和太子交往甚密,那假君子雀就会让我人头落地!来呀,扒坟掘墓,挖出何君给我鞭尸出气!”
众人急忙动手,很快便把何君的尸体扒了出来。林公子亲自操起鞭子,抽打何君的尸体。打累了,他把鞭子一扔:“何君,你不是用假君子雀害我吗?现在我让你看看,你的真君子雀是我的!”说完,命人打开君子雀的笼子,伸手捧出了君子雀。
谁知君子雀刚刚出笼,双翅一展,腾空跃起,猛地扑向了林公子的脸,狠狠一口啄在了林公子的左眼上。林公子惨叫一声,捂着眼睛,满地打滚。众人慌了,急忙过来七手八脚扶起林公子。林公子挣扎着站起来,抢过一只火把,朝着在一旁飞叫的君子雀扔了过去。君子雀振翅躲闪过去,飞向了高空。林公子见打不着君子雀,又操起鞭子,发疯似的抽起了何君的尸体。这一招果然见效,君子雀鸣叫着从空中冲了下来,直扑林公子。林公子从家人手里抢过一把刀,看准君子雀,一刀抡过去。君子雀轻轻一闪,避开刀锋,顺势狠啄了旁边一个举着火把的家人的手。家人惨叫一声,火把落地,正好落在何君的尸体上。尸体上的寿衣燃了起来。君子雀又一番袭击,又有几支火把落在尸体上,何君化成了一团火球。
众人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君子雀竟然用这种方式阻止了别人对主人尸体的抽打。正在众人发愣的时候,君子雀一声厉叫,直直扑进了何君的怀里,和大火融为一体。
众人都傻了,他们呆呆地看着这只和主人付之一炬的义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疼呀!”林公子的一声惨叫,使众人回过神来。大家抬着林公子,急匆匆奔出了坟地。身后,那团烈火烧得正旺。
词条标签:
小说 其他